【伞修】4.4不响的电话

@伞修深夜60分 

  格式是这样?闲着没事的脑洞,顶着锅盖发上来,希望……有人看

 

  叶修没有手机,这一点众所周知。虽说前前后后被无数的人抱怨,可无论是先前黄少天的不间断式垃圾话轰炸亦或是日后陈果若干次找不到人后急的炸毛,甚至是苦命的叶秋无数次的耳提面命,都被顶着一张嘲讽脸的斗神“呵呵”着糊弄过去了。其实叶修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可是就在手机这件事情上却是意外的固执。在第若干次劝说无果之后陈果曾经哭丧着脸跟抱着瓜子戴着耳机看韩剧的女神苏沐橙抱怨过这样究竟有多不方便多么闹心,天晓得一个和媒体斗智斗勇捉迷藏多年的家伙一旦离开了视线范围,想要找回来有多麻烦。

 

  在陈果心里一向善良可靠温柔大方的联盟女神这次却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笑眯眯的给予她安慰,而是怔怔的盯着屏幕发了一小会儿呆,那些虚幻而浮夸的悲欢离合在她琉璃般清透的眼瞳上走马灯般一一闪过,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在眼睑上投下一层阴影,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化成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叹。

 

  “果果,如果是别的什么都好说,可如果是手机的话,还真是只能由着他了呢。”苏沐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是否是错觉,陈果在刹那间读懂苏沐橙眼底的那种情绪,名为忧伤。

 

  于是又一次忆起南山公墓那一方矮矮墓碑上那个笑容温和的少年,名叫苏沐秋。

 

  相识这么久,苏沐橙也好,叶修也好,陈果为数不多见过他们流露出忧伤的情绪无不是因为那个英年早逝的的荣耀天才,于是所有未出口的询问都化作了一声叹息。陈果默不作声的抱着逐烟霞在神之领域里跟着工会抢蓝溪阁的BOSS,看着开着无敌最俊朗小号的叶修又一次把蓝河气的仰天长啸,第若干次幻想着曾经与一叶之秋并肩的那个神枪手,秋木苏。

 

  如果他还在的话,或许一切都会不同的吧。

 

  可是就是这么个专注失踪三十年,十年来拒绝手机的专业户,让冯宪君多次为之嗑药的主,在被自家老爸打包扔出家门为国争光之后,在国家队训练营里淡定的向张新杰索要了一份手机联系人的复制版,在黄少天顶着大号文字泡不停的刷着“老叶老叶,你要手机号干什么你又没有手机,我和你说啊,张新杰那份号码人太多了,所有人的他都有,我说老叶你不是要背下来吧,难不成身为领队要以身作则掌握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吗哈哈你完了……”等大段垃圾话的同时淡定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白色新款触屏式iphone6s,微微仰起头,招牌式的嘲讽微笑,“不好意思,哥有手机了。”简单的九个字成功的对会议室里所有人放了个僵直。

 

  据有关人士透露,在叶修说完这句话之后足足一分钟的时间里,黄少天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王杰希的大小眼瞪得一样大了,喻文州的迷之微笑弧度似乎僵硬了许多,而联盟第一奶,张新杰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淡定的推了推眼镜,一脸严肃的对正十指翻飞存着手机号的某人开口:“请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谢谢。”

 

  口吻之严肃不像是要手机号倒像是讨债的。

 

  之后苏沐橙当然也询问过是谁攻克了“叶修的手机”这个难度为S级的副本BOSS,叶修一边操纵着沐雨橙风追着夜雨声烦满地图乱轰,一边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为了让老人家安心。”

 

  如此简单直白的答案让楚云秀和戴妍琦在私底下不知多少次扼腕叹息。

 

  原本以为叶修坚持了这么多年,总该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吧?总会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吧?可是到头来就一句简简单单的类似于听妈妈的话,就让他缴械投降了?真是……白费了大家十年的脑细胞损耗啊。

 

  而苏沐橙默默的把叶修的手机放回原处继续充电,悄悄的红了眼睛。

 

  集训了一周之后,向来细心的喻文州发现,叶修的手机从来不响,不,准确的说是无论来电也好短信也罢,所有的铃声设置都是震动,也就导致了叶修经常错过电话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发现,然后默默重拨回去听双生子弟弟或者是叶家妈妈关于为什么不接电话的唠唠叨叨。

 

  似乎不止是对家人,喻文州拿黄少天,张佳乐,还有其他人的手机都试过,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叶修一直都设置的震动。

 

  黄少天刷着满屏幕的问号跑去找叶修PK去了。

 

  不会响的手机。

 

  喻文州轻笑出声,不愧是四大心脏之首啊,随时随地都能引起血雨腥风的男人,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捉摸不透的谜。

 

  集训结束,即将飞赴苏黎世之前,要出门逛街的苏沐橙询问宅着的叶修是否要帮他带点什么回来,当然,除了烟。

 

  “帮哥充个话费吧,恩,还有你哥的。”在键盘的噼啪声里男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哥哥的……”苏沐橙点点头没说什么,关门的刹那间,楚云秀的声音却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沐沐你还有个哥哥啊……”

 

  男人轻快跳跃的十指有一瞬间的停顿,继而又若无其事的操纵着屏幕上的战斗法师一个漂亮的天击。大写的荣耀字样在屏幕上闪现,青年狠狠的吸了口叼在嘴上的烟,眼睛里闪过似笑非笑的情绪。

 

  真失败啊,沐秋大大,除了我和沐橙,还有谁记得你?记得当年第一区搅起血雨腥风的秋木苏?

 

  桌上的手机又一次在震动,叶修看着闪烁着的黄少天的头像,利落的选择了挂断,有什么事情等喻文州来电话再接吧。

 

  娴熟的解锁,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而后停留在一个名字上,素来稳定的指尖居然有一丝颤动,旋即若无其事的点击,呼叫。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而机械的女声依旧是那么无情,近乎残忍的提醒着他彼此之间阻隔着的不止是十年的光阴,还有生与死的距离。

 

  沐秋……苏沐秋。

 

  其实叶修从不带手机的原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因为在十六岁的夏天,逼仄的出租屋里,曾有一个面容清秀眼神明亮的少年,义正言辞的把他从家里顺出来的手机据为己有,兴高采烈的声称沐橙的学校档案上终于可以填上家庭电话这一项了。

 

  “家庭电话指的是座机好不好,苏大大。”虽说觉得苏沐秋这样又蹦又跳的样子还是蛮可爱,而那时已经在嘲讽一途上显示出非凡天赋的叶修顾自揶揄着。

 

  “切,你这样的大少爷自然不明白。”苏沐秋一挑眉,尚且稚嫩的面庞上显出一种名为无奈的情绪,“座机也好手机也罢,沐橙可是班级里唯一一个没有家庭联系方式的学生,这下总算不用担心她被同学看不起了。”

 

  “不就是手机嘛……”叶修嘀咕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挑起了嘴角,“哦,既然这样那以后哥的电话就归你管了,有电话记得接啊,那个嘉世网吧老板的儿子没准会找我们去帮忙应付人砸场子。”

 

  “好说好说,以后你就不用盯着手机了,交给我就好,反正咱们在一起嘛。”苏沐秋一边说着一边登陆了一个新的账号,君莫笑,“阿修这个账号我想玩成散人,你说银武……”

 

  “切,谁和你在一起了。”少年嘀咕着,却掩饰不了面颊上悄悄升高的温度。

 

  少年们的嬉笑怒骂似乎都成了岁月深处遥远的回忆,可对于叶修来说,那人微笑时唇畔的酒窝,明亮而深邃的眼睛,柔软的短发擦过脖颈的触感,以及指尖那稍稍灼热的温度,都好似昨日般清晰。

 

  “沐秋大大,说好的在一起呢?你又说话不算话。”懒懒的吐了口烟,叶修盯着黑了屏的手机轻轻叹了口气。

 

  门口传来有些粗暴的敲门声,伴着某剑圣总也停不下的垃圾话吵吵嚷嚷的挤进耳膜里,“叶修叶修你在吗?又在玩游戏啊?你说你那个破电话设置什么震动啊也不出个声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不出声吗?叶修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门没锁。”揉了揉眼睛,琢磨着要不要补个觉,想想还是算了,明天要坐飞机了,就当提前倒时差了。

 

  所有的情绪在破门而入的那个人的唠唠叨叨中被压抑回去。

 

  其实叶修的联系人里只有一个人的来电提示不是默认的震动,只可惜,那张特殊的手机卡连同它的主人一起被埋葬在了南山公墓一方小小的土地之下,再也无法履行当年的约定。

 

  一部不响的电话,是叶修永远留给苏沐秋的,有关一生一世的,最含蓄的承诺与永远的等待。

 

  在他的手机里,苏沐秋的备注永远是,爱人。

 

  哪怕,来电记录,注定为零。

 

  FIN

评论(22)
热度(28)

© 肖子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