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错(一)4.7穿越血海

  这是一个相当清奇诡异的脑洞,好吧准确说是看了前天昨天两天的关键字之后产生的一个诡异脑洞,究竟能写多少不知道,如果正好卡上了六十分关键字的话我也会继续努力用关键字写,卡不上我也会尽量把这个诡异的脑洞给填上(这个该死的脑洞害得我最近上课总是走神,摔),哨兵向导设定,有私设,哨兵伞x向导叶,伞哥21岁时候出事,叶修现年28岁,时不时有其他cp出没,人物相识时间轴有更改移动,许多人都认识伞哥。好吧,其实这篇文就是一个被英语折磨着的孩子为了解放自己的脑细胞折腾出来的产物。

-----------------------------------------------------------------------------------------------

@伞修深夜60分 

 

  深夜,首都时间十二点整,一个非夜猫子都该乖乖入睡,好孩子更是应该睡的安安稳稳的时间,而以强迫症闻名,作息时间雷打不动精确到秒,坚持要在十一点钟上床睡觉的霸图塔向导部部长张新杰少将,却破天荒地的在这样的时间仍旧坐在电脑前。作为已结合向导理所应当的是和自家哨兵共处一室,张新杰也不例外,而此刻,有着哨兵中的哨兵之称,霸图一众热血哨兵的典范,据说一张钱包……啊不不不,严肃起来可以直接以气场秒杀十米之内除自家向导以外所有生物的韩文清中将,却仍然躺在那张标准规格的,铺着雪白床单雪白枕巾雪白被褥的双人床上,严格的保持着传说中的最科学睡姿,且……恰到好处的只占据了整张床的二分之一的空间。

 

  就算是已结合哨兵,却也不会迟钝到自家向导起身开电脑这一系列动作下来仍旧不被吵醒。可就算是这样,韩文清依旧规规矩矩的躺着,没有询问,没有起身,任由张新杰安抚的情绪从链接那边传来,视觉被剥夺,听觉消失。

 

  可是韩文清仍旧没有动,没有询问没有惊慌,甚至连眉头也没有动一下,只是把赤裸的精壮小臂轻轻的向一旁挪动了一寸,满意的感受着指尖扩散开的那人残留的温度,以及鼻翼间只有自己嗅得到的信息素——微苦的雨后松针的气息。

 

  这是一个哨兵支付给自己性命相系的向导的最基本的信任。

 

  “哎,至于吗?和老韩还用得着这些弯弯绕绕?”慵懒微带些沙哑的男中音自扣在耳廓的耳机扩散进鼓膜,谐谑的语气与屏幕上那张总是带着嘲讽笑意的面孔却没能让张新杰有丝毫的色变,哪怕下一秒视屏另一端咬着烟的家伙就因为看清了他的装束而笑的前仰后合险些岔气。

 

  “暗号校对。”眉毛微微一挑,估摸着对方差不多笑够了,张新杰开口,语气仍是一板一眼,半夜起来进行这次秘密联络,正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为了尽量的降低时间和风险,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换上正装,所以此刻叶修打开视频看到一只穿着苍青色睡衣头发微翘有点凌乱,面颊红润显得意外活泼的张新杰时忍不住笑了场。

 

  狠狠地吸了口叼在唇齿间的烟,暗色的烟雾自口中溢出,也遮住了男人笑得弯弯,溢出泪来的眼角,修长漂亮的宛如玉琢雪塑的手轻快的敲打着键盘,语气仍是调侃的,带了三分笑,“啧啧啧,年轻人有点活力好不好?非得搞这一套?和哥这么熟了用得着吗?你家老韩呢?又被你变成木乃伊躺在一边了?”

 

  “这是程序。”张新杰纹丝不动,仔细的验证了屏幕上各式各样错综复杂而又繁琐冗长的验证程序,一边头也不抬的答道:“我没有把他变成你口中的木乃伊,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剥夺听觉视觉,他依然清醒且行动自由。”

 

  “啧啧啧,行动自由,一个自由的瞎子聋子?”叶修懒洋洋的伸手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发丝掩映的阴影里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却闪烁着狡黠如狐的光华,稍稍眯眼,于精明中不自觉的带出些许隐藏的锐利,仿佛一把尚未出鞘的绝世名兵,虽未见血,却仍旧有着无可指摘的傲然与锋芒。“说说计划吧。”

 

  张新杰默然。他与叶修最初相识不过尔尔,日后却因为韩文清的缘故与这个传奇性人物走的很近,自军校时期起总是被人仿佛拿来与他比较,可是曾经所有不经意间的度量与对照,传闻中的耀眼与淡淡的敬仰都在初见的那一刻粉碎的彻彻底底……有哪个未结合向导会一见面就和另一个未结合哨兵轰轰烈烈的打上一架,末了鼻青脸肿的却还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笑嘻嘻的问哨兵有没有带烟……还有那边那个笑嘻嘻看热闹的哨兵又算是怎么回事!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强大,身为向导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向导所拥有的能力的优势与某些方面的局限性,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战场上算得上相对弱势的向导,却带着他的哨兵,穿越血海,就那么一步步的自当初那个几乎是必死之局中生还。从此一朝封神,第一向导之名当之无愧。

 

  同样的境遇,扪心自问,自己无法做到。哪怕支付同样的代价,而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更加惨烈。

 

  这么多年的相知相识,就算每次见面都难得有好好说话的时候,总是明嘲暗讽亦或是反唇相讥,要不就干脆不动如山对对方有些孩子气的嘲讽视而不见,却总是在能力允许的范围默默帮上一把,就如同他所知晓的那人无数次的顺手,那种隐藏在嘲讽面具背后的,隐约却真实的温柔,对所有他真心相待的人的温柔。

 

  所以,他也知晓,眼前的这个男人这次是真真正正的认真了,这个似乎终日懒洋洋什么都不在乎的男子,不同与以往每次的全神贯注,而是近乎燃烧生命的全力以赴,毕竟这一次的任务牵扯出太多的机密,甚至是数年前的那次封神浴血背后的缘由——那一次,一战封神,却也让他最在意的爱人,那个名为苏沐秋的少年陷入长眠,而叶修则义无反顾的把最好的光阴交付与一场等待,哪怕极有可能要注定孤独一生。

 

  “你的计划风险太高。”沉默半晌,张新杰淡淡开口,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这份计划对于其他人而言危险系数都是在可控范围内,可是对叶修而言风险系数却实在是高的让人心生不安,纵使这个人是成名已久的斗神,让哨兵敬佩向导敬仰的存在,可是无论是出于朋友的角度亦或是一个军人的身份,他都无法赞同这个人这般的以身犯险。

 

  “没办法,我们等这个机会太久了,这次不动,就会错失良机。”薄薄的唇瓣开阖间吐出缠绵的烟雾,于是那双似笑非笑的眼也好似隔着及遥远的距离看过来,又好似透着些许的淡漠,看遍红尘的淡然,千帆过尽的漠然。“同样的,他们也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这是一次公平的博弈。”那双漂亮的不似男人该有的手在视频可见的范围里轻巧的翻转比划着,修长匀称的手指,淡色的指甲编贝般闪着光,轻描淡写的勾勒出一场迫近的风雨压城。

 

  “听说过伏羲八卦吗?大凶之日,却并非全无生机,置之死地而后生罢了。”叶修吐出最后一口烟,手指极稳的夹着短短的烟蒂,长长的烟灰亦是稳稳的停驻着,“而这个计划,我最合适去做那个诱饵,因为我是唯一够资格的,未结合向导。”

 

  是的,叶修仍旧是个未结合向导,当年他与苏沐秋仅仅完成了精神结合,还没有完成最后的一步,而漫长的昏迷却令得两人的链接渐渐减弱,消失,直到如今几乎完全消失的状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未结合向导,与苏沐秋之间那微薄的链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是唯有极少数知情人才知晓的机密,也是他身上最大的隐患。

 

  在向导,尤其是男性向导极度匮乏的今天,一个叶修这般强大的未结合向导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还有其他备用方案可以考虑。”沉默良久,在心底把所有的情况都过了一遍,张新杰终究开了口,事实上,值得他今晚不惜打乱长久以来养成的良好睡眠习惯,夤夜与叶修联系,甚至连自己的哨兵都被屏蔽排除在外,所为的不过是这样一句话,可是——

 

  就算这个计划再完美,细节与风险都被推敲到了极致,一切的一切都被处理周全,可是叶修,你会答应吗?

 

  嘴唇缓慢而坚定的开合着,张新杰听到自己的声音缓慢的在空气中逸散着,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在这间静室中回响。

 

  素来稳定的手出现了一丝颤抖,长长的烟灰俶地坠落,在黑色的键盘表面留下些许细碎的灰色痕迹。

 

  波澜乍起。

 

  “别开玩笑了,张新杰,”指甲嵌入掌心,素来稳定的精神领域却在此刻呼啸着酝酿起一场肉眼不可见的风暴,深吸一口气,叶修用尽可能平静地语气缓慢的说着。

 

  “我怎样都没关系,”褪去了慵懒与散漫,张新杰听见那个人的声音难得的严肃,一字一顿,仿佛是要烙刻进血骨里的力度,传进自己的耳膜。

 

  “但我不许你们拿沐秋做诱饵。”

 

  “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枪神了啊。”

评论
热度(18)

© 肖子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