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错(二)4.10一半算是真心话

哨兵伞x向导叶,时不时有其他cp出没,私设颇多

@伞修深夜60分 

  最终结束通话已是两点多。在详细的确定了行动方案,增援,目的地,详细资料以及一切的突发状况及可能性的预判过后,再三确认无误后,张新杰准备切断通话。夜已经很深了,无论是对于不日就要启程出发的叶修亦或是仍需装作若无其事放长线钓大鱼的自己,睡眠都是不可或缺却又异常珍贵的稀缺资源。

 

  通话截止的红灯已经还是闪烁,再有十秒,影像与声音就将同步关闭。张新杰强忍着翻涌上来的倦意推了下眼镜,那边叶修早就没骨头似的歪在椅子上,他保持这个姿态至少有半个小时了,对于张新杰的问话大多也是“哦”或者“嗯”之类的语气词来敷衍,搞得张新杰几次都想找个什么东西狠狠的敲在那摇摇晃晃的脑袋上,用以提醒对方这次的任务究竟有多么重要。

 

  可他知道不需要。尽管对方看上去漫不经心甚至有些懒洋洋,可他有瑕疵缺漏的地方却总会被犀利的指出,填补。就如同曾经并肩作战的日子里,每每出现了措手不及的状况,亦或是许许多多鞭长莫及的意外,却总能及时的在望远镜中捕捉到那一张笑得让人牙根痒痒的嘲讽脸,亦或是苏沐秋一个二到极点的剪刀手。于是便可以放下心来偷偷庆幸,默默的为他们做好一切后防补给,默默看着那一个个闪耀的代号冲锋在第一线,纵然血染战袍也无损他们的荣光。

 

  而当他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代号“石不转”,有资格与大漠孤烟并肩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时,变故就来的那么猝不及防。于是秋木苏的代号成为了凝固在军事博物馆一角的一个永恒的休止符,而叶修在结束了长达半年的休整与康复过后重回战场,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更换代号。

 

  君莫笑。醉卧沙场君莫笑。于是从此秋木不复苏,见证了他们所有年少欢歌的一叶之秋也就静止在了时光的画笺上,似乎在等待一场难以再来的盛世之秋。

 

  叶修没有给出理由,只是固执的这样要求着。可张新杰明白,那是对曾经的一种约定与期许,就好比大漠孤烟的身边永远只能是石不转来加以陪伴支撑。

 

  那些没有遇见你的时光统统不算,我的荣耀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方才乍然开启,于是这条路注定只有你能陪我走,不能牵着你的手,就算君临天下却也只是徒增寂寞。

 

  于是直到现在,叶修似乎还是叶修,曾经的那个封神的叶修,那个依旧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小心翼翼却又不动声色的温柔着,等到你猛然察觉时却只是伸手拍拍你的肩膀,笑得懒散而又恣肆,说你还差得远呢。

 

  就如同那一年,那场任务前,拥有着明亮眼眸的少年笑着一巴掌拍上自己的头顶,笑着要自己备下好酒好菜,等回来庆功大吃一场。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是直接扔过去一个精神共鸣还是吐槽对方那一杯倒的酒量?记不得了啊,还记得当时他嘲笑自己作息太规律不适合这种可能需要连轴转的急行军,可后来回头看去又何尝不是在体谅自己与韩文清刚刚结合不久不愿他们去冒险?

 

  倒计时的红灯一闪一灭,张新杰已经开始琢磨白日里和喻文州敲定的计划究竟有哪些需要修改调整,又有什么漏洞与不足,那边叶修忽然发过来一行文字,刻意放大过的字体,血淋淋的红色在这个时间一眼看去委实有些骇人。张新杰眉头一皱,却见屏幕那边的人微微垂头,眉宇间是罕见的温柔,修长漂亮的白皙双手上下翻飞做了个手势,而后仿佛察觉了什么似得猛地瞪大了眼睛,下一秒屏幕一暗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而素来处变不惊的张新杰张大向导却足足愣了将近半分钟,而后慢慢的抬起手,动作有些生涩,却仍旧慢慢比划出了一个几乎同样的手势。

 

  那是在军校时期,每次分小组执行任务时,出发前夕,同伴们都会彼此做出的一个手势,意思是……祝你好运。不过哨兵与向导的手势会有少许的不同罢了,而叶修方才做的,是祝福哨兵的手势……

 

  自己是个向导,叶修不会不知道,那么方才那个手势就不是给自己的,还有最后几乎算得上粗暴的强制关机,连谨慎的倒计时都不愿意再等下去……

 

  那个手势,怕是做给一个永远不会给他回应的搭档,一个他此生认定了,却再也无法一同走到永远的人。

 

  屏幕依然悄悄的亮着,一行血淋淋的字依旧闪烁着有些诡异的光。

 

  “行了,张新杰你也别折腾自己了,本来就不是熬夜的主,快去洗洗睡吧,我拿一根烟和你打赌,你家老韩肯定还醒着,信不?”

 

  果然,还是那个别扭却又温柔的人啊。那个强大到极点的向导,那个对自己交付信任的伙伴。他甚至没有再三向自己确认苏沐秋的安全,因为他坚信自己答应了的一定会做到,也认为自己当得起他这样的信任。

 

  只是,这一次,怕是要你失望了。

 

  闭着眼睛轻轻的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屏幕闪烁几下显示出另一方影像,笑容温润的男子冲自己微微点头,黢黑的眼底却划过一丝丝诡秘的波光。

 

  蓝雨塔的中将,哨兵喻文州。

 

  第十二层,出了紧急通道,左转,三十五步后,右转,再走五十步,一道指纹验证,再走二十步,声纹验证,右转,二十五米后,左手边的房间。

 

  对于男人来说太过漂亮的手就那么停在了把手上。

 

  打开门,会是什么状况呢?会不会看到空荡荡的床,然后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说一句我回来了;还是会趁着自己弯下腰一把把自己拉到床上,笑着问自己夜闯他的房间有什么企图,然后很霸道直接抱着自己一觉睡到大天亮,就像从前常做的那样?如果是苏沐秋的话,或许会有什么其他的花招吧?那个家伙呵——

 

  猛地拉开门,质量良好的门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像是害怕惊扰了什么人的好梦一般。

 

  也许吧,若不是好梦,你怎么舍得一睡不醒,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世间孤独的游荡?

 

  “沐秋,不是说好了要追我吗?你再不醒我可去找别人了。向导可是很吃香的。”絮絮叨叨的说着,男人顾自走了进来,娴熟的拉开床前的椅子坐下,一双持握双枪能够百发百中的手此刻却有些颤抖的拉开被子,轻轻的捧出一只消瘦入骨,苍白的几乎透明的手,近乎虔诚的弯下腰,温热的唇细细密密的吻着对方手背上常年打针留下的大片淤青。

 

  “沐秋,”夜风揉碎了谁的叹息,轻轻的,好似一声呜咽。

 

  三天后,正午,霸图塔向导部部长办公室,张新杰最后一次浏览了任务细则,确认无误后拨通了手中的电话,毫无情绪波动的嗓音顺着无线电波传送到千里之外那人的耳畔。

 

  “行动开始,君莫笑,祝好运。”

 

  “收到。祝好运,石不转。”微带笑意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真,却掩饰不了其下的森然与寒意。

 

  通话结束,张新杰怔怔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忽然发泄似得摘下眼镜,脱力般的后仰,手背遮住眼帘的刹那仿佛终于遁于黑暗获得了些许宁静。

 

  行动开始,祝好运。

 

  只有一半算是真心话吧,祝好运是真,可真正的行动,三天前就已经开始了。

 

  而诱饵就是此刻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苏沐秋。

评论
热度(18)

© 肖子婳 | Powered by LOFTER